lin


红橙黄是太阳的颜色。
浦井健治小哥也是太阳♬*
间歇性绿担中

亚瑟王座和windermere

 @精神病诊所都不足以表达我想抽风的神经 嗨edo酱!这次是来分享两周前在英国的爬山的经历。虽然看了一下你的牛背山的repo,感觉我爬的无论从理科定义还是对比之下的感觉都是小土坡。毕竟这次爬的位于苏格兰爱丁堡的亚瑟王座,和位于中部湖区windermere的那个坡(因为它的名字我忽然忘了,就暂且用通往那里的那条路名tuch作为称呼吧orz),分别是高原和河谷的地形,比较平缓。


这是从圣十字宫大教堂废墟远望到的亚瑟王座。之所以有这个帅气的名字还是因为传说亚瑟王在这里拔出了石中剑。爬山的那天阴雨绵绵,冷风飒飒,不过其实英国大部分时候都是这种魔法天气,我也蛮喜欢的。山坡的位置在市中心,悬崖的那一侧面对北海的海湾。


通往山里的路一开始还是比较平坦的,两边是看起来干枯的又硬又脆的高草。因为不是旅游旺季,又不是短途游的热门景点,所以游客少,遛狗的、大冬天短裤短袖跑步的本地人特别多。当时看到苏格兰牧羊犬在高草里欢脱的奔跑,就觉得广州的牧羊犬们,真的好热啊。如果做一只狗能踩在软乎乎的泥土上,把自己的弄得脏兮兮的,应该非常幸福吧。


然后到了略高的地方,因为坡陡,地滑,还要爬石头,需要手脚并用地攀爬了。比起后来那座山,发现海边的石头不怎么长青苔,比较好爬,真是太好了。


(没做足功课的傻逼穿了白鞋,事实证明下来之后……哎。)

然后和朋友一边放英国rock一边终于一点一点接近了山顶。就是那个时候发现,海上本来是厚重的、深灰色的云一大片一大片,但是有一个云洞,太阳的光洒下来,好多英国人很开心的在上面唱起来(事后发现果然这个名族还带了酒上山痛饮)。就是那个时候可能突然感触到,英国摇滚竟然有一种很纯净,很乖的感觉吧。


这张应该可以看见左边是下午三点半夕阳的光。已经快到山顶了。然后硕大的乌鸦越来越多,毫不胆怯地站在我们非常近的地方。应该是知道反正在石头上它比较灵活吧。还见到了撩狗的乌鸦。山顶看下去就是城市和海,还有远处的云,但是我主要去看乌鸦了orz这种鸟展翅和鹰都有点像呢。因为到山顶风太大了,温度过低手机自己关机了所以……没有什么照片QVQ

倒是下山的时候发现山中间有一个堡垒的遗迹,完全没有被保护起来,和乱石块堆在了一起。朋友说英国这种遗迹太多,政府没那么多钱保护,很多很大的城堡都是NGO自发地保护起来的。在山里的堡垒孤零零的,是完全与时间隔绝的感觉。然后在山脚发现了一个湖,里面有很多天鹅。天鹅非常的强壮,也是完全不怕人类呢。


上图是堡垒下的天鹅湖。说到天鹅的话,windermere的天鹅更加凶残。可能是中部更加温暖,天鹅也更有活力吧。


拍了这只之后,我就被咬了呢-L-当时本意是想照一张有趣的照片:发现从侧面看天鹅,它的左鼻孔和右鼻孔是完全通的,可以直接照到背景的云彩。然后我尝试引诱它做到我想的构图,结果失败了orz

嗯以及在windermere也只有半天是晴天。当时我是一个人住当地人家,房东告诉我已经下了三个月的雨(即使对英国来说也不正常),竟然给我碰上了晴天要非常的满足。那个下午到那个城镇之前我下错车了,在一个村看太阳照在羊毛上金光闪闪,真的是太好看啦(城市病。


说回爬山0v0第二天果然还是又下雨了。不过因为是雨天,又是早晨,所以去爬tuch的路上确实只有我一个人。第一次一个人承包一座山。爬山最奇妙的感觉是,踩在很厚很厚的落叶上。落叶混着泥土,被雨水和积水浸泡得涨起来,踩下去会发出黏糊糊的声音。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踩空,但是是非常令人安心的感觉,可能是因为柔软吧。虽然很早,但是仍然没有见到狐狸和木老鼠,下雨也有下雨的坏处。


被砍的树应该是被镇里没有暖气的老式屋子去当柴火了。


看到奇形怪状的树枝在云雾里,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有些害怕才对?但是当时可能在听hina的rap所以心境完全格格不入吧。说起来真是听了一路的八团的歌,违和感应该真的挺大的。以至于到山顶,真是high极了又寂寞极了,大喊了好多声Maru suki(想起来真是。)结果连回音都没有,只有安静地哗啦啦下雨声和树叶沙沙沙和泥土吧唧吧唧。雨天连虫子的声音都没有。山顶本来应该看到windermere湖的,但是因为雾气沉重只能靠想象了呢。


山上的几张长椅是镇子上的人为了纪念自己家人捐赠的,每个椅子上都有人的名字。


下山的时候更加仔细地观察了青苔。已经不太确定这是不是青苔了。附在岩石上,长得很高,能看清叶子的形状。很美丽的是,卡在青苔中间的落叶,被几个月的雨水冲刷,最后只剩下了叶脉(其实不知道,这有因果关系吗?)络状的叶脉的朴实的颜色在青苔中间,很像长出来的菌类。看起来很好吃呢!


接着就真的要感谢下雨了。因为下雨,下山的时候认不清路,在林子里迷路了,走到了隔壁的山上牧场。蹲在石头垒起来的墙圈上,当时就觉得,晴天雨天,羊真是雷打不动地爱吃草。当时第一时刻想起的是李盆写的一片短文《羊吃草》(很短又很有趣的文字!),里面说在某一时刻,所有吃草的羊会突然停下来,一大片的停下来,然后这样谁也不动过了很久,又开始一只只吃草。在亲眼见到所有吃草的羊都突然停止咀嚼,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之前,我一直以为那篇文章是为了装文艺瞎编的。这样的羊群看起来,真的很令人震惊呢。


因为看羊,下山晚了,最后还隐约看到了湖。这样依稀可见的湖应该更难得被看见吧!(自我安慰技能满分!)近处青苔上的小水珠真的很可爱。

以上就是爬山的经历,希望我小学生作文一样的写作能表达和分享到百分之一的开心!

接下来po一点博物馆看到的有趣的东西w这个博物馆是苏格兰格拉斯哥Glasgow的私人捐赠的博物馆Kelvingrove。


不知道是否看得清,这个馆把古希腊的雕像、现代艺术、动物标本、老式乐器都塞在了一个展馆里!而且还有几个这样的馆都是这样子堆起展品的,简直可以想象到一个老头兴致勃勃地淘完艺术品、古董和动物标本随心所欲地堆宝贝。过道上是像拼图一样挂满了各种油画,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博物馆,更像是宝库。


以兔子为基准做的头盔

英格兰双手剑

咿呀,冷兵器是当时聊天的时候手写的。不知道能不能看清?


最后私心一张亚瑟王墓(orz我是看fate入门然后看了史诗原著觉得英语果然写史诗的时候最帅,英国果然是提到骑士时代最令人心潮澎湃)。这个墓地非常偏僻,要从伦敦坐两个小时火车到Bristol,再坐三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到glustonbury,也是在一个大教堂的废墟里。不过说是墓地,是个连墓碑都已经被摧毁、只有一块木牌记载着“历史如是说”的故事。阴天参观冷兮兮静悄悄的。不过木牌旁边仍然有很小的白色的野花开着,也很好看。

听说教堂烧毁了之后,亚瑟王墓又被生活在这里的臭鼬捣了一次。后来人们把臭鼬和他们的洞穴迁移到旁边一点的地方。现在大家和平相处着。


诶嘿写完啦!!>v<冬天请保暖!!


ps 补高草的图 然而那张兵器分析的纸我找不到了TVT所以……。


这是远眺大风吹起草。


爬到半坡看海就差不多这个样子,随处只要敢走都是捷径w


这是我们当时赶时间想看太阳,选错的一条非常陡峭的路!


这是下山到山底非常泥泞的路和其实很高的草。我都是走草里以蹭鞋上的泥(

评论(6)

热度(2)